<track id="lljlh"><strike id="lljlh"><strike id="lljlh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<noframes id="lljlh">

      <pre id="lljlh"><pre id="lljlh"></pre></pre>

      <pre id="lljlh"><ruby id="lljlh"></ruby></pre>

      <pre id="lljlh"></pre>

      首頁 > 推薦閱讀 > 正文

      一身詩意宛在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的臺前幕后

      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曹汛 著 文津出版社

      1937年7月,林徽音在山西五臺縣佛光寺院內測繪塔幢。選自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

      林徽音關于中國建筑彩畫圖案的意見手稿。中國營造學社紀念館提供

      熟悉曹汛的朋友都知道,先生愛聊天,尤其喜歡作月旦之評。說起古今人物,必定興致勃發,滔滔不絕。

      作為一代學術大家,曹先生畢生精研建筑史和園林史,治學嚴謹,著述甚豐,建立了以史源學、年代學為基礎的學術體系,同時又涉獵考古、文學、歷史、美術等諸多領域,均卓有建樹。他平時對學界人物品評較多,對同輩持論最嚴苛,對前輩的錯失也多有批駁,對后輩則相對寬容。

      對于前輩,曹先生最崇拜的,是史學大師陳垣先生,還有建筑學家梁思成先生和林徽因先生。每次提及,臉上傲氣全收,滿是恭敬的神情。

      1955年7月,曹先生考入清華大學建筑系,就在三個月之前,林徽因先生因病去世,未能有機會親眼得見。入學不久,曹先生就在系里看到一份林先生的設計手稿,大為折服,從此奉為偶像,長期關注林先生的各種史料,大力搜集、考訂林先生的生平事跡和散佚的作品,逐漸確立了一個目標:為林徽因先生編訂一部年譜。

      年譜本質上是一種編年體的人物傳記,通常認為始于宋代,最講究脈絡清晰,史實確鑿。近40年來,坊間已經有幾十部書為林徽因先生作傳,有些著作也附有年譜或年表,但幾乎都出自非建筑領域的作者之手,考證不細,難免有許多訛誤缺失之處。就專業背景、研究能力和學養、文筆而言,曹先生毫無疑問是編訂林徽因先生年譜的最佳人選。

      這項工作曹先生做了幾十年,中間不斷有重大發現。例如,他找到了1923年林先生虛20歲時首次發表的譯文《夜鶯與玫瑰》;又如,他推斷出《中國營造學社匯刊》的若干輯封面是由林先生親手設計的。2009年曹先生在《中國建筑史論匯刊》第一輯發表長文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,算是一次階段性的總結。此后十余年中又繼續搜尋梳理,完成了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書稿,2020年獲得國家出版基金,交北京出版集團編輯加工,準備出版。

      其間曹先生健康狀況日漸惡化,住進醫院,在病榻上依然關注這部書。2021年12月6日,曹先生不幸去世。黃曉、劉珊珊兩位青年學者與曹先生有忘年之交,曾經合作研究常州止園,在曹先生家屬和北京建筑大學建筑與城規學院的協助下,為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做了很多幕后工作,包括查核資料、校對文字、補充插圖等等,并在曹先生臨終前將裝訂成冊的樣書送到他的面前,足以告慰。

      2022年7月,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一書作為“大家藝述”叢書中的一冊,由文津出版社正式出版。

      需要說明的是,林徽因先生本名林徽音,是她父親林長民所取,典故出自《詩經·大雅·思齊》中的一句“大姒嗣徽音,則百斯男”。20世紀30年代上海有個無聊的男作家叫林微音,為了不發生混淆,林徽音先生于1935年被迫改名為林徽因。此后學界一般通稱“林徽因”。但曹先生行文,始終堅持用“林徽音”本名。這本書尊重曹先生的意見,書名用的是“林徽音”這個名字,內文則根據不同時期采用不同的稱呼。

      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書,裝幀典雅。扉頁上一扇鏤空的花窗,露出林先生凝眸側視的面容,讓人聯想起她那篇著名的散文《窗子以外》。內文依著年月順序,詳細記述林先生短暫而輝煌的一生事跡:1904年6月10日出生于杭州陸官巷;1912年隨家人遷居上海;1914年遷居北京;1916年與表姐們同入英國教會辦的培華女子中學;1920年陪父親去歐洲考察;1922年與梁思成議定婚事;1924年4—5月接待印度文豪泰戈爾訪華,6月與梁思成赴美留學;1927年9月從賓夕法尼亞大學畢業,獲得學士學位;1928年3月與梁思成在加拿大渥太華成婚,之后赴歐洲旅行度蜜月,8月回國,擔任東北大學建筑系教授;1930年加入中國營造學社;1931年回北平養病,6月25日全家定居北總部胡同;1931至1937年,與梁思成一起投身古建筑研究工作,不辭辛苦地赴各地測繪考察,發表多篇重要論文,業余完成若干文學作品,還為雜志設計封面;1937年7月,與學社同仁一起發現五臺山佛光寺大殿為唐代建筑遺存,此后因為抗戰爆發而輾轉遷徙到后方;1938年抵達昆明,擔任西南聯大新校舍設計顧問;1940年遷至四川李莊,生活極端困苦,病痛纏身,卻矢志不渝;1946年全家回到北平,在清華大學校園安家,協助創立建筑系;1949年新中國成立,繼續擔任清華大學教授,主持設計國徽;1950年研究恢復景泰藍工藝;1952年,負責設計人民紀念碑花飾圖案;1954年被選為北京市人大代表,在會上慷慨陳詞,力主保護北京古建筑;1955年病重住院,4月1日凌晨逝世。

      看完全書,相信所有的讀者都能從中認識一個真實的林徽因,一個富有家國情懷、敢作敢為、認真刻苦、才華橫溢、人格獨立的偉大女性,那些傳說中的風花雪月根本不值一提。曹先生平時無論作文還是說話,都善于大段鋪排,洋洋灑灑,這本書的文字卻一反舊風,精練簡潔,只用事實來講故事,不作主觀發揮,讀起來非常順暢。

      更重要的是,這部年譜的編訂恪守史家規范,絕大多數文字都有確切的史料來源,其中對于細節的考證尤為嚴密,對前人的著述多有匡正——如第33頁:“徽音與徐志摩的初次相遇不會早于是年(1921年)春月。舊說二人于1920年結識,不確。一說二人1921年秋季結識,亦不確?!钡?9頁:“一般以為,林徽音是參加新月社后,1931年在徐志摩的影響下開始發表作品,實不確?!悄?,新月同人已有一些小型家庭餐會,但是還沒有成立新月社。相傳1923年已有新月社,實不確?!钡?57—158頁:“《中國建筑史》……書稿最后抄寫,除卷首目錄五頁,插圖目錄七頁外,又有注釋兩處共八頁,還有第六章第二節《北宋宮殿苑囿都市》標題一行亦是徽因手筆。這是林徽因留下來的最后一批毛筆楷書真跡,極為珍貴?!痹谶@些地方,曹先生充分展現了自己精于考據的特長,令人折服。對于個別沒有直接證據的說法,也作了相應的說明,絕不妄下結論,如第81頁:“(1932年)5月間,致胡適函,說她自己‘覺得甚病,不大動得了,后來趕了幾日夜兩三處工程圖案,愈弄得人困馬乏?!f‘兩三處工程’,今知有仁立地毯公司鋪面改造室內外裝修及彩畫工程一處,為1932年所作,余不詳?;騻鞅本┐髮W女生宿舍及地質館也是本年設計,但無確證?!?/p>

      此書還有兩個難得之處。一是以“書中書”的形式夾帶小開本的內頁,刊印林徽因先生代表性的詩篇、散文和學術論文,與年譜正文互相印證;二是從中國營造學社紀念館獲得大量第一手的精美圖片,包括老照片、測圖、書影、手稿等等,同樣增色不少。

      書末附有曹先生撰寫的《驕傲的輝煌——林徽音先生和她的建筑世界》,相當于林先生的傳記,夾敘夾議,向讀者詳細描繪了作者心目中的林先生。曹先生很喜歡林先生的兩句詩:“肩頭上先是挑起兩擔云彩,帶著光輝要在從容天空里安排?!彼^“兩擔云彩”,當指建筑和文學,乃是林先生一生摯愛的兩大藝術門類,都取得了很高的成就。曹先生同樣也是一位文學造詣精深的建筑學家,與林先生在許多方面極有共鳴,熱情贊頌道:“我們應該怎樣評價林徽音的一生?她的作品是超凡出眾的,她的人格更是超凡出眾。她一身幽馥的詩意,滿腔滾燙的血液,又‘挑起兩擔云彩’……她才華過人,很早就有‘一代才女’之稱,豈止一代,曠世超卓,罕有其匹?!质且晃槐瘎⌒缘娜宋?,她的生命正放出奇異的光彩,日本帝國主義的萬惡侵略摧毀了她,使她的才華未能完全發揮出來。新中國成立后她獲得新生,鞠躬盡瘁,再放出生命的光……”如果林先生泉下有知,也會將曹先生這位后輩引為知音吧。

      這部多年心血凝成的《林徽音先生年譜》,是迄今為止對林先生生命歷程最好的記錄,既有很高的學術價值,又是絕佳的閱讀范本。圖文之間,一身詩意宛在,兩擔云彩炫目,正期待廣大讀者的欣賞與品析。

      (作者:賈珺,系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、博士生導師)

      [責任編輯:孫麗榮]

      版權聲明

      一、凡注明來源為"正北方網"、"北方新報"、"內蒙古日報社"、"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

      二、凡本網注明"來源:XXX(非正北方網)"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  三、轉載聲明: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,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,以便發放稿費。

     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:電話:0471-6651113 | E-mail:northnews@126.com

      今日內蒙古
      扒开双腿抽打花蒂

        <track id="lljlh"><strike id="lljlh"><strike id="lljlh"></strike></strike></track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lljlh">

          <pre id="lljlh"><pre id="lljlh"></pre></pre>

          <pre id="lljlh"><ruby id="lljlh"></ruby></pre>

          <pre id="lljlh"></pre>